北大学子弑母案:让人窒息且必须警醒的青春物

北大学子弑母案:让人窒息且必须警醒的青春物

时间:2020-02-12 03:5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消失了三年多的吴谢宇,终于被抓获了。“吴谢宇”这三个字也迅速成为绝对的热点。

根据红网舆情中心的数据,围绕着“吴谢宇”这个关键词,在4月25零点到4月26日15:02分期间,互联网共采集到122465条信息,其中以新浪微博最为集中。网友的集中关注点,依然在:如何看待高智商罪案北大学子弑母?有网友慨叹:一个高智商的天才和一个超智慧的魔鬼只差一念之间。针对吴谢宇被抓时身上有30多张网购来的身份证,有很多网友提出:假身份证的源头真的要好好抓一抓。

数据来源:红网舆情中心

吴谢宇是谁?94年生人,北大学生,在很长时间里,因常年考试拿第一,被周边人称为“宇神”。进入高手如云的北大,关于他的网络痕迹,几乎全部与表彰有关,他延续了中学时代的“宇神”形象。如他同学所说,他曾是神一般的存在。

悬赏通告

最早让他进入大众视野的,是一起命案。2016年3月3日,福州警方发布一则悬赏令,通告称,2月14日警方发现受害人谢天琴被人杀死在福州市晋安区一所中学教职工宿舍内。谢天琴是吴谢宇的母亲,吴谢宇的名字也赫然出现在悬赏令中——他有重大作案嫌疑。

随着案情的披露,这起北大学子弑母案着实让人错愕。

弑母,吴谢宇是有预谋的,在从北京回家之前,就已经在网上购买系列作案工具。在残忍杀害母亲后,他用塑料膜把母亲的尸体层层包裹,每一层的缝隙中,还放入了活性炭,然后在家里安装监控和报警器。随后,他又以母亲的名义,向亲戚借钱,帮他母亲向学校辞职,他几乎蒙骗了所有人。当然,也可能是没有人对这个北大学生起过任何疑心。所以,直到半年之后,人们才发现谢天琴已经遇害,而非如吴谢宇所说,陪他出国留学。而当人们把怀疑的目光投向吴谢宇时,他已经失踪多时。

等他落网时,距离他的作案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四年。根据目前披露的信息,这几年,他一直在国内,警察在他身上搜出了30多张网购来的身份证。吴谢宇的归案,或许会很快让我们获悉案情的全貌。

面对“北大学子弑母”的悲剧,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思考?特别是近年来,弑母事件已不鲜见,作案者既有不满十二岁的幼儿,也有像吴谢宇这样的成年人,这样的仇母心理,是否是一种新的社会病症?

弑母,或许是很多人不敢言说甚至不敢想象的词汇,但它作为一种病态心理,就是客观存在的,特别是一些西方国家频繁曝出此类恶性事件。

在本世纪初,有学者甚至在美国大众心态史中总结出流行于美国的“弑母文化”。这种文化的出现,有其独特的社会原因:在美国兴起的女权运动,让很多美国母亲想通过对男孩子管制、限制,表达对丈夫的管制,这样无形中扼杀了男孩子的阳刚之气,于是男孩们开始反抗,心理上仇恨母亲,出现一系列弑母惨案。学者们把这种面临难以克服的家庭冲突、心理变态的文化危机,称为“弑母文化”。

在我们这个深受儒家传统文化影响的国度,“弑母”心理的滋生,除了孩子自身的原因外,显然还有着另外的社会文化土壤,比如对亲子关系的封建认知、对孩子成功的单一评价体系、对家庭角色扮演的家长权力设定等。我们目前无从知道在此前的生活中,吴谢宇与他的母亲到底是如何相处,但可以确信的是,一定是出现了很大的问题,直至让吴谢宇孽生出弑母的心理。

在这里,八百君想重点谈谈人格培养的重要性,必须引起全社会的高度重视,严防悲剧重演。

翻看此前类似的案例,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共同点,就是作案者往往在平常表现优秀,至少在外人看来如此,在中国家庭的评价体系里,优秀往往只需要孩子学习成绩优异,至于性格是否有缺陷,人格是否健全,心理是否健康,往往是被忽略的。片面的评价体系,往往会让孩子的精神世界陷入恶性循环,在成绩优异的表面,更容易制造出如吴谢宇这样的“孽子”。这也符合犯罪心理学中的“情绪障碍理论”,很多高智商犯罪者,往往是因为不能得到愿望满足和欲求的表现,而这些愿望往往是被娇惯出来难以实现的。

最近,有一部非常火的电视剧《都挺好》,非常逼真地揭示出一个原生家庭环境,对一个人成长所产生的影响是巨大的,也揭示出,一个人的人格健全,之于成才的重要价值。在成绩和人格面前,一流的人格远远重要于一流的成绩,要形成这样的共识,是许多家长的必修课,也是我们社会需要为之努力的目标。

最近,还有一部美剧也颇具启示意义。剧名被翻译为《恶行》,剧情从真实故事改编而来,讲述的就是一个病态的母亲无所不用其极地把女儿控制在童年状态,哪怕用药物来欺骗所有人。但殊不知,随着女儿的长大,对这样荒蛮的控制逐渐质疑,直到最后必须用“杀死母亲”的决绝来获得自由的故事。

吴谢宇的故事,显然不是复制于此,但是,这其中是否有雷同之处?虽不敢妄自揣测,但或许可以合理推测。